我们这个胡同距离那里很远,自然没办法发现我

发布时间:2018-06-10 11:05:21   编辑:极彩娱乐_极彩娱乐官网浏览人次:104

 他见没路走了,双眼瞪的血红,沙哑的说道:“林白风,你应该知道,我之所以烧你酒吧,是齐四让的。冤有头在,债有主,你应该找齐四去,而不应该找我。”
 
    我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也会找他的,不过在那之前我们的账应该算了。”
 
    燕九年轻,最不耐烦的说道:“大哥和他有什么废话的,弄死他就是了。”
 
    说着,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小刀。我们谁都没有想到,燕九刚准备过去,孙四突然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冰冷的手枪,指着小九说道:“你再走一个试试!”
 
    我完全没想到孙四竟然有枪,不由说道:“小九,别动。”
 
    孙四面露狰狞的样子,脸色阴狠的说道:“老子酒吧被你们抢去,老子任栽。可齐四说了,只要我烧了你们的酒吧!便让我出国,而且回给我一大笔钱,虽然比不上原来的,但足够保证我下辈子衣食不愁,可你为什么偏偏的不放过我。”
 
    他猛然转了个方向,黑漆漆的枪口对准我说道:“是你,是你逼的我在这里呆不下去,老子今天毙了你。”
 
    燕九脸色都变了,大声说道:“孙四,是老子要弄死你的,有本事朝老子开枪,你要是敢动我哥,我非将你大卸八块。”
 
    孙四身子不由的哆嗦了一下,他原本就是街头的混混,年轻时候敢打敢杀,可这个岁数之后却想过一些平稳的生活。可事到如今却逼到了这种程度。
 
   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,他真的想一枪打死我,可首先我的那群兄弟不能放过他,而自己也彻底的成为了杀人犯,这以后再也没有安生日子过。
 
    他在犹豫,在彷徨,最终紧咬牙关说道:“妈的,放了我,不再追究这件事情,只要你答应以后不要找我笋丝报仇,我就认了。”
 
    我平静的站在那里,冷冷的看着他,突然笑了:“你想的好简单,烧了我的酒吧!甚至将我堵在屋子里,如果不是我命大,我就四在那了,现在一句认栽,就想让我放你走,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孙四慌了,脸色难看的说道:“不是我干的,我就是烧了你的酒吧,正好出口气,没想烧死你。”
 
    我扫了他一眼道:“你敢说小江不是你安排的?”
 
    孙四满脸哭丧的说道:“都到了这个时候,我还有必要骗你吗?什么小江,我根本就不认识。”
 
    突然,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脸色铁青,整个人颤抖的如同筛子一样,连连摇头道: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 
    面对他已经颤抖的枪口,我毫不畏惧的走了过去,大声说道:“你只想放火解气,可齐四已经安排人堵住了我的包房,根本是想烧死我,我如果被烧死了,我的这些兄弟根本不会管你有什么后台,一定回杀你报仇!这个是明摆的事情,到了现在,你应该明白,齐四所谓的送你出国,不过是一句大话,就算我放你走,你知道齐四那么多东西,他回让你活下去吗?”
 
    孙四整个人彻底崩溃了,突然尖叫着,用枪顶住了我的眉心后说道:“至少我可以杀你解气!”
 
 第三百六十八章 狡辩
 
    左青和小九脸上露出了骇然的表情,他们生怕孙四在无法控制之下开枪。
 
    我却好像不以为意,只是静静的看着孙四,平静的说道:“孙四,你弄错了一件事,你杀了我根本不会解气,因为害你家破人亡的不是我,而是齐四,你杀了我只会死的更快。”
 
    “你少在这骗老子!”孙四的双眼通红,尖声叫道。
 
    我轻轻的抬起手,将这支已经颤抖的不行了的手枪挪到了旁边,平静的说道:“我承认,是我逼着你将菲比酒吧百分之二是的股份给了我。可你不要忘记了,咱们在江湖上,不是我吃你,就是你吃我。你败了,以后可以重新的找回来。可是,真正让你没有机会的不是我,是齐四。”
 
    我的后背已经湿透了,冷汗甚至已经流了下来,让我简直无法呼吸。今天我实在是太大意了,万万想不到孙四竟然有枪,我们就算是在老鬼手下训练过,可没有人能够保证躲过这一枪。想要毫发无伤的活下去来,就必须要让孙四彻底的崩溃和绝望。
 
    我死死的盯着孙四的眼睛,如果他真的突然发狂,我或许真的冒险制住他。好在这个家伙陷入了沉思之中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我接着说道:“霍三爷帮你对付我,你答应他很正常。可齐四却突然让你背叛了霍三爷,使得你没有容身之地,这个仇根本不能算在我的身上。”
 
    我觉得孙四已经陷入了我的布局,接着说道:“不仅如此,他还告诉你将我的酒吧点着,之后送你出国!可他却没告诉你要烧死我,他那么做根本是让你走上绝路。如果我估计的没错,他之所以让你在别墅中等着,就是知道我没有死,然后等着我动手对付你。”
 
    孙四冷汗淋漓:“可是!”
报警抓人,之后齐家人置身事外,不管结果是什么样的,对他们来说都是好事。”
 
    也许是对应我的话,远处传来了警笛声。我们这个胡同距离那里很远,自然没办法发现我们。孙四的脸上毫无血色,可依然留着一丝希望:“齐四恨你入骨,杀了你他或许会给我一条生路。”
 
    我笑了,仿佛胸有成竹,平静的说道:“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?”
 
    孙四不知所以的说道:“什么赌!”
 
    我看着那黑色的枪口对准了我,深吸了口气道:“很简单,你现在给孙四打电话,说别墅被烧了。他肯定问你在哪?然后让你别动,随后一定会派人杀你。”
 
    孙四完全没有了注意,本能的拿起电话,犹豫的说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 
    我无所谓的说道:“你可以试试!”
 
    电话很快拨通了,对方传来了齐四的声音:“孙四吗?你在哪呢?我听说齐家的别墅被烧了,你小心点别被人看到,我派人送你走。”
 
    孙四完全傻眼了,不知所措的挂断电话,喃喃自语道:“原来他真要杀我。”
 
    我此时才唱出了口气,其实在这个情况下,孙四只要打电话,齐四也好,霍三爷也好,哪怕是我得知之后,都会让他小心点,然后派人接他,至于是不是杀他就未必了。
 
    可孙四到现在为止真的没有了注意,他的手枪已经彻底的落下,整个人近乎瘫软在地上:“我真的是死路一条。”
 
    “未必!”
 
    我缓缓走过去,向他伸出了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