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张将军曹将军高将军等可都不在这儿此时城

发布时间:2019-01-20 18:14:20   编辑:极彩娱乐_极彩娱乐官网浏览人次:195

  么的,他是一点儿都不行。郭汜想想他就头疼,所以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,以致于他几乎就是从来都不去想什么。
 
    看郭汜再也没说什么,李傕也没言语。他则继续问道:“各位都有何想法,不妨拿出一说!”
 
    张济想了想。说道:“城池最容易从内部攻破。不知我们能否从敌军的内部下手?”
 
    李傕一听,心说对啊,张济说得确实没错,就是这么回事儿,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。强攻不下,硬的不行那咱们就来软的。不能以力破的话。当然就要用智来破了,而外部已经是不行了,那就由外转内才是啊,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
 
    几人这时候都不说话了。因为都在那儿想着,到底要如何从内部下手,才能破得了长安。如今粮草暂时肯定不是问题了,没有人为此发愁,因为有郿坞啊,那是早就被李傕他们所占据的地方,所以董卓存在郿坞的粮草还有物资什么的都被李傕他们给拿来了。至于说到兵力,那也不是问题,虽然十五万人马到如今已经是损失了一些,但是还有十几万呢。
 
    唯一让他们担心的就是这个士气的问题,他们也怕兵无战心,人家士卒要是都不给你卖命了,那你还能把所有人都给军法处置了吗,明显是不能,再说那时候士卒估计都跑了,所以……
 
    过了一会儿后,还是张济说道:“各位,我有个想法,不知能不能行?”
 
    李傕一听,来了兴致,“好,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参详参详!”
 
    “好,其实可不可以这样,如今守长安城的人马基本上都是吕布的并州军。而并州军大家多少都算了解他们一些,要说他们的家眷基本可都在并州啊,所以,我们能不能从这上面下手?”
 
    李傕一听张济所言,他就是眼前一亮,说道:“好,我看可以!也许此事整好了,没准就是我军破长安的关键啊!”
 
    李傕又想了一会儿后,他对众人说道:“我看我们可以如此,如今敌军守城的……这样……”
 
    众人听后,觉得这个方法不错,而除了张绣之外,其他几人都是大力赞同。张绣因为他不屑用这样儿的方法,所以他也没说赞同却也没说什么反对。他其实也知道,就算自己说不同意也一点儿用都没有,那么自己干脆就别言语了就完事儿。
 
    李傕说完后,看了众人的反应都不错,于是他便说道:“既然各位都赞成如此,那么我就如此实施了!到时事成之后,我们大军也就能顺利地进入长安城了!”
 
    几人是纷纷点头,就好像已经进入了长安一样。之后众人就各自散去了,而李傕还得去按照他所想的去实施,而张济则把张绣给拉回了他们的大帐。
 
    叔侄两人回了大帐后,张济对张绣说道:“绣儿,之前你为何没有赞同李稚然所讲,难道你认为如此作为有何不对不妥吗?”
 
    张济其实算是看出来了,自己这个侄儿根本就不赞同,他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啊。
 
    “叔父,战场之上,无论是两军直接对战,还是用计,那都可以说是光明磊落的方法,但是李稚然他如今要去做得,恕小侄确实不敢苟同!”
 
    张济听后则摇了摇头,说道:“绣儿,你这就是迂腐啊!在战场之上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就应该是无所不用其极才行!昔年高祖与霸王相争,霸王不也一样挟持过高祖至亲,来逼迫高祖投降吗?所以,当初霸王尚且如此,难道说你张绣比之霸王还要英雄?还要厉害吗?”
 
    结果被自己叔父这么一说。张绣顿时就没话了,自己上哪和项羽比去啊,可张绣依旧是不服气,他则说道:“叔父,霸王那件事做得确实也不光明磊落,所以他是有欠考虑啊!”
 
    张济一听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这个侄子了,心说自己这个侄子如此根本就不适合为将啊,以后这样儿是必要吃亏的。如今都什么时候了,人家要对自己几人是斩尽杀绝啊。都到了这时候。你还想着什么光明磊落?如今是连命都要没了,想这个还有用吗?
 
    “唉,绣儿,你且好自为之吧,也许你并不适合去为将为帅!”
 
    “诺!小侄不会忘了叔父的教诲!”
 
    张绣也知道自己叔父都是为自己好。所以才这么说的,但是自己却还是不能苟同李稚然他们的做法。
 
    三日后。李傕派往并州雁门的人回来了。在他那日和众人商议完后。就特意派了自己的侄子李暹,还带着几人去了并州雁门一趟。至于是做什么去了,当然是去找人了。找什么人呢,找得是张辽的一个手下,如今守御城门的一个守将叫隋元其人的家人。
 
    这个隋元此人是李傕从情报中来看,最符合自己下手的一个。他肯定不可能把所有并州军士卒中的亲人都给控制起来。而李傕要的就是关系到长安西城门的人,而且还不能是个普通的士卒,这人还要是特别看重自己的家人,还能真正配合的。必须是符合这些条件的才行。所以选来选去,李傕就盯上这个叫隋元的了。
 
    首先隋元就是守御长安西城门的,而且不是个普通的士卒,他是张辽的得力手下,虽然身份地位和张辽是没法比了,但是却也不是普通的士卒所能比的。更为重要的是他对亲人特别的看重,因为他没有别的亲人了,只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儿子,李傕其实这也算是在赌,就赌他隋元看重自己的妻子和儿子,所以能配合自己,把城门偷偷给打开放己方入城。
 
    所以这个人不是随便去选择的,李傕是想了很久才确定了他隋元。而他觉得,隋元是最可能和己方妥协的,受己方威胁的人。其实李傕多少也了解些并州军士卒的心思,别看他们如今是死命守城没错,但是他们其实最想的还是回并州,他们来到长安的日子也不短了,可长安再怎么好也不是自己的家。更何况如今是董卓死后,他们并州军才算是刚刚立足呢。
 
    结果就在第三日晚,李傕就命张绣往长安城上射了一箭,而张绣却没办法,也只能是同意了,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叔父难做。他知道要是自己不同意去干这个,那么李傕李稚然他绝对要对自己的叔父有意见,那么叔父就难做了。所以没有办法,张绣只能是往长安城上射了一箭。
 
    箭是普通的一箭,只是箭上却是带着东西的。上面绑着一封信和一缕头发,李傕知道这时候都夜晚了,绝对是隋元巡视着城头,所以信马上就会被他看到的。
 
    果然,士卒发现了箭上还绑着信后,赶紧就去交给了此时城头上最大的官隋元,隋元一看箭上还绑着东西,心说难道叛军这是要来劝降?
 
    结果打开一看,不啻于是晴天霹雳啊。隋元最先注意是那缕头发,再一看信,他知道了这果然是自己儿子的头发啊。为什么隋元就认定了是如此呢,因为他儿子如今才三岁多,而他儿子头发却不同于其他的小孩,他儿子头顶上的头发有一些是微红色的,隋元对此是清清楚楚,所以他认为这是自己儿子的头发没错。
 
    而且这事儿除了自己和亲人知道,邻居也有几个知道的之外,其他人都不知,至少军中的人都不知道。所以隋元没觉得叛军中人是拿这个来骗自己,他们只有真正见了自己的儿子才知道,要不不会知道如此的。而叛军把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给挟持了,也不是不可能,他们更不是做不出来啊。
 
    而此时他看过信后已经知道了,叛军这是让自己偷偷打开城门,然后放他们入城,要不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的性命就没有了。说实话,隋元很矛盾,因为自己如果不打开城门,以叛军他们那个手段,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的命就没了。可自己要是打开了城门的话,那么要有多少弟兄们要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丢了性命啊。
 
    一边儿是自己的至亲,而另一边儿则是自己的袍泽,说实话,隋元此时确实是陷入了两难的抉择。无论是哪一方,其实都不是他想要失去的,但是如此看来的话,自己必须要舍弃一方了,对不住一方了。
 
    闭着眼想了一会儿后,隋元他下定了决心,只能是如此了!古人云,“自古忠孝两难全”,那么如今大义和自己的私利之间,却也是两难全了,那么自己也只能如此吧!
------------
 
第三七六章 城开叛军入长安
 
    在隋元下定了决心之后,他当然就要付诸于行动了。而李傕的信中与他约定好了,开城门之前他是先要举火为号的。其他的他就不必管了,之后就打开城门就可以。
 
    一定要偷偷打开城门,不过隋元也知道,自己想得倒是挺好。而虽然此时已是夜晚,但是要偷偷打开城门几乎那是不可能的,必定要被人发现。但是被发现还是不被发现其实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他今夜一定要把李傕他们都给放进来才是。
 
    这时候他突然就想到了个办法,于是他先是拿起了火把,在城头上对着李傕他们大营顺时针晃了三圈。士卒看到了也不知道这自己守将这是在做什么仪式,还是什么。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可是他和叛军联络的暗号啊。
 
    此时正受了李傕命令盯着长安城头的探马看到了信号,赶紧入帐去禀告去了。
 
    “报大帅,长安城头发现暗号!”
 
    “好,立即点兵出发!”
 
    而其他人也早都准备好了,就等着李傕下令呢。此时在他的帐中,郭汜樊稠还有张济叔侄他们也都在,于是一听李傕下令,他们也都出帐各自点兵去了。
 
    李傕他们这边是正忙着整军进攻,而隋元那边儿已经是开始赚城门了。
 
    他来到了负责开关城门的士卒们的面前,对他们说道:“今夜我有事要出城,快把城门打开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,颇感为难,因为吕布也好,张辽他们也罢,都是严令不许任何人出城。可怎么这时候……
 
    “将军有令,不得任何人出城,不知……”
 
    隋元把眼一瞪,顿时打算了士卒的话,喝道:“你们怕张将军他们,难道就不怕我吗?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,“这……”
 
    “出了事儿由我来负责,你们只需要打开城门即可!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就是一咬牙,所谓“县官不如现管”,在士卒看来。如今张将军曹将军高将军等可都不在这儿,此时城头这边儿就只有隋守将,所以他要求开城门出城,自己几人要是不听的话,那后果真是很严重啊。
 
    于是士卒便说道:“打开城门!”
 
    几个人赶紧动手。慢慢地打开了城门,要说并州军军纪绝对不是这么样儿的。但是这个两军已经攻守是不少时日了。所以并州军也难免会有所松懈,有所懈怠,至于什么军规军纪的,他们也暂时是都给抛到脑后去了。
 
    毕竟这可是守将下的令啊,再说如今也没敌人进攻,开城让隋守将出城后就马上关上了。还能如何啊。可是他们却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这是隋元来赚城门之计啊,他们被他给卖了还尚且不知呢。
 
    就在城门刚打开一半的时候,李傕他们的大军其实已经是开始行动了。结果士卒当然是发现了,“敌袭,守将,这……”